表白靠凝視,能行嗎?

你有沒有過這樣的經歷:在戶外,會忽然覺得,有個帥哥/美女在注視你。小鹿亂撞很久,一回頭,發現是某明星頭像的廣告?或者,在某公共場合,感受到有人盯著你看,侷促很久,終於忍不住要和那到熾熱的目光對視,發現他雖然朝著你的方向,但並未看你?

我們的大腦總會特別在意別人的凝視,不管是二次元還是三次元的人臉,不管眼神是否有交匯,大腦都會有反應,甚至說,放電!

比起單純的視線接觸,大腦更在意「心」之所向

《小王子》裡小狐狸對小王子說,重要的東西是用眼睛看不見的,用心才能看得清。(「It is only with the heart that one can see rightly; what is essential is invisible to the eye.」)

本以為是一種修辭,但科學告訴我們,這是真的!

前文提到的「他在看我」現象,稱為凝視提示,是因為我們的視覺系統對他人視線非常敏感。而這種凝視的提示不僅在眼睛看的時候產生,即使是頭部的轉動也能發生相同效果。

但,當這種凝視沒有被感知到有意義的時候,大腦會得知而不對此作出反應。

讓我們用一個研究實驗來解釋這句話:

假設你是B,你本來是凝視A,但是後面你為了躲避A的視線而轉向C,這時候只有A會做出反應而C不會,因為你原本並不是想要凝視C的。

這說明,大腦會「閱讀」人的真實意圖/思想,而不是被單純的眼睛的指向而被迷惑。

這個研究告訴我們三個要點:

1. 人的注意力會被其他人大腦的思想所吸引而不是凝視本身

2. 眼睛和頭與你真實想要看的方向一致的話會得到更多的注意力

3. 當多人往同一個方向轉頭的時候,這種凝視提示和效應會變得更加明顯,類似於電腦裡的池化效應。

所以,如果你想要對某人表達綿綿愛意,既又不想顯得太刻意,又想讓對方get到,你就可以心裡想著目標,同時眼睛頭部都面向他。

根據科學家的這個研究,他的大腦會感知到眼睛背後的思想,從而聯通你大腦的信號,得知你想要傳遞的訊息的!

 

眼神殺,它可能是真的!

你可能又會問,如果大腦識別的是意圖,而不是凝視本身,為什麼我會覺得,不同人的眼神,表達的意思不一樣呢?當一對好看的眼睛看著我笑的時候,我會感覺暈乎乎的,而對方冷漠的看著我的時候,我會不太舒服呢?

另外的一個研究,試圖通過看他人的凝視是否會導致人們對於機械力的判斷有所偏差來驗證眼神的能量是否存在。

實驗結果傾向於支持這個觀點:儘管非常微弱,但眼睛有發射能量的表現。這種力量從眼睛發出作用於物體,相當於大約百分之一牛頓,約等於一股輕薄的空氣。

回到現實中,其實我們不大能感知到如此微小的能量表現的。如果你覺得某個人的一個眼神所帶出來的能量足以洞穿灼燒你,可能是你的大腦在加戲。

研究視覺和大腦互動的關係時候發現,大腦中的中顳複合體(MT+)專門用於視覺運動感知,和顳頂連接(TPJ)則在心智活動中被激活。

凝視是對於他人視覺注意力捕捉的關鍵,也是用於理解他人思想和行為的至關重要點。科學家推測,視覺系統在人類進化史上不斷的運用在跟蹤他人的注意力上,搭配上大腦的編程系統,會試圖「加戲」,來洞察凝視背後的意圖。

 

表白靠凝視,能行嗎?

那你會不會想,大腦如此聰慧,眼神如此有殺傷力,那麼我想用眼神向對方傳達愛意,可以嗎?

研究人員發現,當兩個人眼神對視的時候,大腦會迸發火花!也就是說,你的大腦區域會有廣泛的神經元反應。

實驗連續追蹤觀測猴子眼睛的位置,並分析發生凝視行為的四個部分:臉部,眼睛,非眼睛的面部,以及非帶有人屬性的物體。

當凝視發生的時候,不同的大腦區域會被激活。被激活的部分主要在大腦的前額葉皮層和杏仁核。前額葉皮層掌控著高階學習和決策,以及杏仁核掌控著情緒和評估。這兩個部分統稱為前額葉-杏仁核網路。

通過凝視對象之間的對比,有兩個關鍵結論:

1.當物體帶有人的屬性,大腦會更加活躍。

2.凝視者的位置,對於被凝視者很關鍵。大腦前額葉-杏仁核網路對自己的凝視位置進行「編碼」歸類,而且還監測他人的凝視位置,這些信號在眼神對視的時候起到詮釋解碼的作用。

所以,如果你的人類屬性明顯,不妨試著一邊想著對方,一邊縮短社交距離,眼神凝視試試看。但研究終究只是研究,在今天這個浪漫的日子,小編覺得,眼神的小動作、大腦的內心戲,終究是不夠強烈和肯定。我們的示愛,還是明確一點、肯定一點、強烈一點更好。

如果怕尷尬,可以試著和心儀對象,講講這篇文章,一起做個愛的小實驗,用腦袋感知一下其他人的視線,或者和其他人對視感知大腦的放電,驗證一下科學家們的研究吧!

 

參考來源:

1. Clara Colombatto el al., “Gaze deflection reveals how gaze cueing is tuned to extract the mind behind the eyes,” PNAS (2020). www.pnas.org/cgi/doi/10.1073/pnas.2010841117

2. Guterstam A, Kean HH, Webb TW, Kean FS, Graziano MSA. Implicit model of other people’s visual attention as an invisible, force-carrying beam projecting from the eyes.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2019 Jan 2;116(1):328-333. doi: 10.1073/pnas.1816581115. Epub 2018 Dec 17. PMID: 30559179; PMCID: PMC6320518.

3. Guterstam A, Wilterson AI, Wachtell D, Graziano MSA. Other people’s gaze encoded as implied motion in the human brain.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2020 Jun 9;117(23):13162-13167. doi: 10.1073/pnas.2003110117. Epub 2020 May 26. PMID: 32457153; PMCID: PMC7293620.

4. Olga Dal Monte et al, Widespread implementations of interactive social gaze neurons in the primate prefrontal-amygdala networks, Neuron (2022). DOI: 10.1016/j.neuron.2022.04.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