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牛糞做出來的美食,卻被稱為人間美味,你敢入口嗎?

牛糞,是不是還沒有解釋要拿來幹什麼就覺得一股燻人的味兒撲面而來啊?對於這種動物糞便來說,我們大多數人都是用來做肥料的,怎麼也想不它會和一些美食沾上邊。

但是在我國新疆、西藏等地方,牛糞卻不僅僅是作為肥料存在的哦。因為牛是單純的食草動物,只要是草,乾草青草都是它們的最愛,所以牛的糞便組成實際上就是一些草類的組織。所以,曬乾後的牛糞是可以拿來直接燃燒,當成燃料的。比如我們國家新疆、西藏等地。

今天我要講的主角卻不是有味道的燃料,牛糞。而是新疆地區用牛糞烤出的饢餅。

歷史上的新疆人都是「逐水草而居」的,在八十年代的時候,才在國家的主導下大規模的開始定居。

所以,因著遊牧時期傳下來的生活習慣,新疆人對我們這些地方有固定廚房、或者有炊具的家似乎並不那麼講究。對於他們來說,有火就能製作出各種美食,牛糞烤饢就是其中之一。

牛肉烤饢在新疆又叫塔巴饢,實際上就是一種麵食。雖然它是用牛糞烤出來的,但是卻並沒有我們想像中的那種讓人有些難以接受的味道,反而它的外表因為燃燒的牛糞被烤得焦黃又酥脆,咬一口都能聽到「咔嚓」聲,但是它的內裡卻非常的鬆軟可口,綿綿軟軟的,奶香味濃鬱,而且還特別好消化,真的可以稱為人間的美味!

那這個牛糞烤饢到底是怎麼做出來的呢?

首先,製作饢餅的時候,麵粉裡面不能加上一點水,而是加上牛奶、雞蛋、當地的酥油,鹽等等食材和調料,直接揉成一個大麵團,等待兩個小時,讓它發酵。

麵團等待發酵的時候,就開始準備生火了。當地人會在門口的地面挖出一個小坑,然後碼好牛,點燃,放上塔巴。塔巴就是一種上下合縫的大概三十到四十公分左右大小的圓形平底鍋,只是這個平底鍋跟我們平時見到的平底鍋不一樣的地方是,它的鍋沿到鍋底的比較深,鍋壁也比較厚實,沒有鍋把子。

準備好之後,基本上發酵的麵團也好了,揉吧揉吧,攤成鍋底這麼大小的一個圓餅,邊上比較厚實,中間用專門的饢針使勁敲打,將麵團中的空氣打出來,還給饢餅添上了壓上了均勻又美麗的花紋,還用刷子刷上一層鹽水和植物油。

這些都做好後,就可以開始正式的烘烤了,牛糞在鍋底慢慢地燃燒,然後用一個大於平底鍋的鐵蓋子蓋上整個饢餅,並在鍋頂上鋪滿燃燒的牛糞。上下一起燃燒加溫,讓饢餅在鍋裡能受熱均勻。就這樣等待大概20分鐘左右,就可以揭開牛糞蓋著的鍋裡,這個時候,一個外焦裡嫩的新疆大烤饢就可以出鍋了。

這種烤饢裡面所含的水分非常的少,就算保存很久都不會壞,而且非常適合攜帶,以前新疆大部分都是遊牧民族的時候,就會這樣子做好些個大的牛糞烤饢,那麼在放牧的過程中就不會餓肚子了,很多人說,只要在外出門,帶著個塔巴饢,就能覺得心裡十分的安穩,這是不是就是傳說的,懷中有糧心不慌啊?

我相信很多人都聽說過新疆的庫爾班大叔的故事。

解放前的庫爾班大叔,妻離子散,全部財產只有一條毯子、一把銅壺,而且還有很多外債,一個人在茫茫的荒漠中悲涼的生存了17年,知道1949年,新疆解放,新疆一切發生了天翻覆地的變化。過了三年後,庫爾班甚至分到了一所房子、一條毛驢和14畝的耕地。甚至在軍隊的幫助下,還找到了失散十多年的妻子和孩子,一家人破鏡重圓,又過上了家庭美滿的生活。

1956年的十月,已經七十多歲的庫爾班大叔想著吃水不忘挖井人,帶給他這麼大改變的人就是我們偉大的領袖,所以就背著自己打的上百斤的大約有幾百個的烤饢,帶著些甜瓜幹、葡萄乾等等家鄉的特產,牽著小毛驢,跨越千山萬水想去往北京看望我們親愛的領袖。他前後嘗試了十二次,最終庫爾班大叔成功握上了領袖的手,這一事跡甚至成為了半個世紀的佳話,而帶著的幾百個烤饢,就是庫爾班大叔沿途路上的食物。

從這個故事裡面,我們就可以看出,牛糞烤饢它的儲存期限有多長,它對於新疆人民來說,它不僅僅是一種美食,更是心目中一種神聖的信仰,因為他們一直相信,只要有了饢,就不用煩惱了。

樸實無華的牛糞烤饢,用最簡單的配料,最簡單的做法,做出的最美味的新疆特色美食,這不就是「大道至簡,大味至淡」的真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