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子般的結縭:論政治裹挾下的漢代高層婚姻

當今有許多人羨慕古代高堂之上的君主,覺得他們能夠整日享受錦衣玉食與榮華利祿,甚是悠哉,卻不知在這深宮之中,貴族們也有自己的煩惱,他們有時連戀愛的自由都沒有,只能聽從統治利益的驅使,成為政治婚姻的一枚棋子。

王公貴族中多有政治婚姻,這種婚姻關係一般是建立在某方利益需求之上的,不會考慮到男女雙方個人的感受,因此與其說它是一場婚姻,更不如說是一種手段。

政治婚姻的源起時間悠久,早在先秦時期就有存在。發展到漢代,政治婚姻在保留大體雛形的基礎上,又有了新的發展,出現了近親間的婚媾以及為鞏固民族關係而進行的和親等。這些政治婚姻一方面給予了漢代壯大皇權的機會,另一方面也因外戚幹政等因素成了漢王朝沒落的導火索。

一, 不求與子白頭偕老,只期共結秦晉之好

在中國長達兩千多年的王朝歷史裡,政治婚姻始終貫穿其中。它對統治階層間拉攏人心,組成黨羽,鞏固地位等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先秦時期,各諸侯國之間的政治聯姻就十分繁盛,「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著名美女莊姜就是嫁於衛國國君的齊國公主,她的婚禮無比隆重,體現出鐘鳴鼎食之家對結親的重視。

《詩經》記載:「碩人其頎,衣錦褧衣,齊侯之子,衛侯之妻……四牡有驕,朱幩鑣鑣,翟茀以朝。」

著名的「秦晉之好」,同樣也是政治聯姻的佳話。秦晉兩國雖有所矛盾卻因姻親關係而彼此攙扶,相互幫助。

由於諸侯國分裂爭鬥,所以先秦時期的政治婚姻,多是以結成軍事同盟壯大力量或是修好關係為目的,但也有多種類型,大致可分為:中原與外族,類似和親的聯姻、周宗室與諸侯國間的聯姻、諸侯大國間的聯姻、大國與小國間的聯姻等幾種。

漢滅秦國後,結束了此前的割據局面,實現了「大一統」,但新興的漢帝國就如剛脫繭的蝴蝶極其脆弱,急需採取措施鞏固政權,防止叛亂。因此,漢高祖劉邦就在秦王廢分封推郡縣的基礎上進一步剷除異姓封國,扶持同姓封國以壯大劉氏江山。

如此,先秦時期較為繁盛的諸侯國間的政治婚姻,在漢代趨於沒落,取而代之的是宗室聯姻與官僚聯姻等。秦朝時出現了為拉攏或表彰諸侯臣下,而嫁與皇女的尚主制度,這種制度也被漢王朝延續了下來。

《後漢書》記載:「今漢承秦制,設尚主之儀,以妻制夫。」

漢以前的政治婚姻雖然不成體系,且目的與漢代的不盡相同,但也為漢代的政治婚姻提供了藍本,像此前的中原與外族的聯姻,雖然是無序、無意識的,不能和漢代的和親活動苟同,卻也是漢和親活動繁榮發展的雛形。

二, 宗室上下皆是姻親,王侯世代永織連理

漢代的政治婚姻類型較多,大體可分為皇室婚姻、諸侯王的婚姻、官吏婚姻以及民族婚姻等。漢代的皇室婚姻包括皇帝納妃立後以及尚主兩類。

由於漢高祖劉邦在發跡前為一介草民,成為皇帝後也沒有立下選妃的具體制度,基本是按照皇帝個人的喜好以及民間婚姻制度來操辦,像劉邦個人好節儉,因此選妃的時候也要求低調防奢。

《後漢書》記載:「漢興,因循其號,而婦制莫釐……然而選納尚簡,飾玩少華。」

大約到東漢時期才有了規範具體的選妃制度。據史書記載,東漢選妃標準是年紀在十三歲以上二十歲以下容貌端莊秀麗、品德高尚的良家童女,同時由於古人迷信,以面相取捨人,因此這些童女還要經過佔卜、相面的一關方可。

後宮納妃的管道還有臣下進獻美人,這是漢代朝堂大臣謀求升官加爵的終南捷徑。像西漢的石奮最初只是漢高祖劉邦身邊的無名小卒,後因為漢高祖進獻了自己的姐姐而官位升遷,成了一言九鼎的外戚。

漢代的尚主制度是承襲秦制的,主要是用來獎勵那些有功之臣,或是拉攏勢力雄厚的地方權貴以鞏固皇權。漢代公主的地位很高,與諸侯王平起平坐,因此能夠娶到公主也是光宗耀祖的事,有很大的激勵性。

在諸侯王的婚姻方面,「重親」現象十分普遍,通俗來說就是親上加親,一對姻親家族中有多個連理。像漢成帝時的傅太后就為兩代定陶恭王娶了傅氏宗族女。

《漢書》記載:「王后姓張氏,其母鄭禮,即傅太后同母弟也。」「哀帝為定陶王時,傅太后欲重親,取以配王。王入為漢太子,傅氏女為妃。」

另外,諸侯王的婚姻還有皇室指派后妃人選的方式,中央王朝通過這種方式,在各個諸侯國中遍插耳目以監視諸侯王的舉動,讓造反等威脅中央統治的行為胎死腹中。

像呂后為了在朝廷中一手遮天,就給很多諸侯王們安排上了呂氏女,一旦哪個諸侯王行為異常或者對嫁過來的呂氏女態度不佳,多半會遭到呂后的報復,趙幽王劉友就因冷落呂氏女而被呂后幽禁至死。

朝堂中的眾多官吏組成了皇帝統治天下的中堅力量,而官吏中又因志向品性的不同,結成了大大小小的黨羽分派,為壯大鞏固他們的黨羽分派,官吏間也會以政治聯姻的方式來實現。

官吏的聯姻很看重身份地位,一般都是門當戶對的。權臣與權臣強強聯合形成更牢固強大的集團,在朝廷中也就更有話語權,甚至會威逼帝王。像西漢大將軍霍光就把女兒嫁給了左將軍上官桀的兒子上官安,形成了聲名與權勢更顯赫的家族。

一些權臣為進一步穩定官職,甚至蓄意篡位,還會把自己的宗族女嫁給皇帝,像上述的霍光就把自己的外孫女嫁給漢昭帝,也就是上官皇后。東漢末的曹操為控制朝廷,把自己的三個女兒嫁給漢獻帝,並威逼獻帝將女兒立為皇后。

民族婚姻就是中原與外族的和親活動。漢王朝剛剛興起的時候,遊牧民族匈奴就時常侵擾漢王朝的邊境,威脅了漢王朝的統治地位。漢王朝在敵強我弱的局面下被迫採取妥協措施,將漢宗室女作為和親對象嫁於匈奴首領,以換取暫時的和平。

後來的漢朝帝王也多沿用此方法維護民族關係,隨著漢帝國國力的提升,外族開始畏懼其實力,希望能夠攀附強大的漢帝國,於是以往的被動和親逐漸變為少數民族主動請求和親,和親對象也由宗室女變成了宮女,東漢時期甚至直接沒有了和親女,成了完完全全的符號象徵。

在承襲前朝制度的基礎上,漢代的政治婚姻制度也形成了自己的特點。媵婚制度在漢代十分盛行,所謂媵婚就是將所嫁女子的侄女或妹妹作為陪嫁,迎娶多女的制度,像竇皇后姐妹一同入宮,曹操的三個女兒共侍一夫都是這種制度的體現。

由於姊妹的血緣之親,媵婚制度有效防止了后妃鬥心爭寵的現象,一同入宮的姐妹可以組成團體,既增強了對外侵害的抵抗力,還為其族人鞏固朝廷地位提供了更多幫助。同時如果皇后沒有子嗣,也可從姊妹那過繼,這樣血緣關係還更為親近,像明德馬皇后就因無子收養了其姐的孩子,並立為太子。

漢代還出現了近親聯姻現象,但在前朝看來,近親結婚是有違人倫近於禽獸的行為,周王朝就曾明令禁止過此類婚姻,《詩經》中也有諷刺批判近親亂倫現象的篇目。但到漢代,呂后為了私利,破除了先前的禮法,讓不同輩分的親屬結婚以圖獨攬大權。

《漢書·外戚傳》:「惠帝即位,呂太后欲為重親,以公主女配帝為皇后。」

東漢時還出現了連續幾代的家族婚姻關係,也就是累世婚姻。不少世家在經歷西漢兩百多年的蓄積後,擁有了雄厚的力量,已有對國家大事的絕對參與權,而累世婚姻又讓姻親之間的聯繫更為密切,朝廷耳目能夠分布得更為廣闊,他們的地位也就無可撼動。

東漢的累世婚姻具有交叉特點,也就是說雙方都會送出人選來結成連理。像東漢初年的郭家、陰家、竇家,就是「女可以配王,男可以尚主」政治婚姻理念的踐行者。此三家都出過皇后,且族裡的男性也有很多尚公主的,比如陰後的外甥陰豐就娶了酈邑公主。

三, 劉氏江山傾覆黃門,公府末路禍起牽線

依託政治婚姻的聯繫,漢代高層在穩定統治地位,獲取更多有利資源等方面有了極大主動權。同時,與外族間的政治婚姻,還為漢帝國換取和平發展的社會環境提供了契機,通過和親隊伍的東西交流極大助推了漢代社會經濟的發展,為開闢絲綢之路奠定基礎,也因此使得不同民族文化交匯貫通,讓漢代文化更為絢麗多彩。

但皇宮內頻繁的政治婚姻也為漢王朝帶來了不少禍患,一些門派世族憑藉強大的家境,在朝廷內我素我行。而皇帝如果不與豪門權貴結成一家以練其爪牙,也會成為徒有虛名的傀儡,即便想反抗也是死路一條,像被司馬氏一族控制的曹髦,想要以皇帝身份反抗最終卻被殺害。

外戚幹政也是政治婚姻的惡果,它貫穿於兩漢不同時期,無論是漢高祖時期呂后的參政,還是西漢末的王莽亂政,靈帝時期的十常侍之亂,都是後宮外戚們在己方勢力與野心越來越大的情況下,對朝綱發出的挑戰,一些出生入死的功臣也對外戚憑姻親身份就可輕易升官的現象而打抱不平,影響了大臣們的和諧氣氛與他們的建功動力。

外戚在朝廷內佔據主動地位後,還會極力剷除不順隨自己的朝臣,使得大臣們敢怒不敢言,這不僅嚴重威脅了劉氏宗族的正統統治,也為後期東漢滅亡埋下禍根,為人所詬病。

《後漢書·宦者傳》記載:「皇后乘勢忌恣,多所鳩毒,上下鉗口,莫有言者。帝逼畏久,恆懷不平,恐言洩,不敢謀之。」

除此之外,漢代盛行的近親結婚導致宗室子嗣稀少,且身體素質差多早早亡命,使得皇室人丁稀少,龍脈難以延續,像嫁於漢惠帝的魯元公主,嫁給漢景帝的薄皇后,嫁給漢武帝的陳皇后等都是終生無子,漢成帝與許皇后所生的孩子也因近親關係都夭折了。

由於政治婚姻多是出於利益動機,被其裹挾的男女雙方間一般沒有感情基礎,不少年齡輩分還相差懸殊,婚後也難以產生愛情。因此政治婚姻多以悲劇收場,像光鮮亮麗的莊姜也不過是政治聯姻的犧牲品,嫁到衛國後,身為正宮夫人的她因為沒有子嗣而遭冷落直至孤老終生,實際地位甚至不如衛莊公身邊一丫頭出身的妃子。

被呂后強逼迎娶呂氏女的趙幽王也是如此,只因他寵愛別人冷落了呂氏女而被其譖害至死。 作為和平大使的和親公主也多是處境悲涼,她們割捨故鄉,遠赴異域,耗盡了自己大半生青春才換得兩族的友好,像西漢時期遠嫁烏孫的細君公主,因語言障礙而不受烏孫王寵幸,她自己也不習慣異域的飲食風俗,常常為此低泣哀歌。

後來,烏孫國王年老將亡,想讓細君公主嫁給自己的孫子,細君公主則因有違中原禮節而堅決抗拒,但漢王朝又為拉攏烏蘇便下令要求細君公主改嫁,細君公主便只能忍辱接受,最後憂鬱而亡。

結語:

漢代政治婚姻延續先朝的基本框架,並在此基礎上結合本國國情增添了許多屬於自己的顏色。皇室與臣下之間通過政治聯姻往來密切,有效鞏固了統治地位,利於國家大局的穩定,同時,和親活動也緩和了中原與外族的關係,為民族團結興盛提供良好條件。

但政治婚姻讓朝廷中的宦官權利越來越大,釀成了漢代外戚幹政的惡果。頻繁的近親婚姻又讓宗室內人丁稀少,而沒有感情基礎的婚姻也葬送了許多鮮活的生命。

婚姻讓有情人終成眷屬,但浸沒於利益海洋的政治婚姻卻像一盤棋局,身處其中的新人被牽線者挾持著,根本無法體會到洞房花燭的美妙,自己的終生也渺茫難料。人貴在有情有義,如果將他人當作自己圖利的棋子而隨意拋出,實是有違人性,古代的政治婚姻就體現出了這種局限性,需為後人所鑑。

 

參考文獻:

《詩經·碩人》

《後漢書·荀淑傳》

《後漢書·皇后紀》

《漢書·外戚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