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一口就難忘的東北血腸,到底算是黑暗料理,還是人間美食?

不知道你們有沒有吃動物血的習慣,在我們南方,毛血旺、燙鴨血等等,都是我們平日裡的最愛,我們吃起來,完全沒有壓力。

但是在我們國家北方地區,卻有一種用動物血做成的美食,卻被我們南方人稱為是「黑暗料理」,這是什麼原因呢?

這種美食叫做「血腸」,是由新鮮的動物血加上專門熬製出來的高湯,灌進我們的豬小腸中。這種做法,我們南方人想想就感覺非常的腥。畢竟新鮮豬血是腥的,豬腸,同樣也有一股難以言說的味道。

但是實際上,它的黑暗是我們的意想,當你真正嘗到一口血腸的時候,你才會發現,血腸的鮮嫩,是我們南方的血旺不可比擬的。

製作血腸看起來非常的簡單,接上一盆新鮮的豬血,直接灌進新鮮的豬小腸中,直接封口起來,上鍋蒸或者入水煮。熟了就大功告成了。

這個做法看起來簡單又粗暴,但是卻十分考驗一個人製作血腸的經驗。

因為血腸味道到底好還是壞,完全在於時機的掌握上,特別是整個調血的過程,是非常考驗師傅的技術的。

新鮮接起來的豬血,會加上一點鹽和湯,這個部分全靠一個人的手感,加湯的時間太早和太晚都不行,加少了血腸會老,加多了,又很難成型。因此,調製鮮血的過程就是製作血腸的關鍵。

調製血腸的湯也是有講究的,在我們南方,我們通常直接加清水攪拌攪拌等血液凝固就行了,但是北方製作血腸的時候,卻要用瘦肉或者豬骨頭專門熬製的高湯來兌進新鮮的豬血。

有些人做血腸不會添加其他多餘的調料,講究一點的就會準備好蔥、姜、蒜等切成沫,放進調製好的血湯中。這樣會讓血腸做出來完全沒有腥味。

然後還會在血湯中家電醬油、雞精等等調味料調味。東北的血腸會在血湯裡面稍微放上一點當地特色的豆油,這也是很多人辨別是不是東北血腸的方法之一。這些準備好之後,再慢慢的勾兌進我們晾涼的高湯。攪拌攪拌。

有些人為了讓血腸煮出來能更好的凝固,還會在血湯中打入幾個雞蛋,雞蛋的加入,會讓血腸更加有韌性。

一切準備就緒之後,就可以灌進小腸裡面了。灌好,封口,再上鍋蒸。整個流程一氣呵成,不能延遲太久,否則就會影響血腸的口感。

煮好的血腸看起來非常的Q彈,而且切開來也會比價光滑明亮,蘸上韭菜花、辣椒油、腐乳做成的蘸水,嘗上一口,鮮嫩爽口,想順著把舌頭都吞下去的美味。

真正做得好的血腸,吃起來就是滿口留香,不僅鮮嫩,還富有層次,因此是東北地區人們家家戶戶都喜歡,每年都會做的美食。

那是不是血腸就只有單獨蒸煮這一種做法呢?

其實不是的,除了傳統的將血腸煮熟之外,我們還可以放好各種調料,將血腸進行爆炒,或者是將血腸和大棒骨熬出的老湯、加上酸菜和瘦肉一起煮,讚賞大家都喜歡的蒜醬,一家人圍坐在一起,邊聊天,邊吃,那滋味,簡直是一種享受。

吃到血腸的時候,我就很好奇,這麼奇葩的吃飯,到底古時的那些老饕們到底是怎麼將它發明出來的呢?

後來詳細問過當地一位老人才知道,血腸最初是由古代當地一些大族的族長祭祀的時候發明出來的,東北地區是滿族的聚集地,他們很信仰薩滿教,因為每逢宮廷祭祀的時候,就會殺掉一隻豬,將新鮮豬血灌進小腸內,讓達官貴人們都吃,寓意吃了有福氣。

後來慢慢的,血腸的做法傳入了尋常百姓家,並慢慢的出現在清代瀋陽等地的餐館中,慢慢的開始普及起來,才發展成為今天東北地區的一道名菜。

很多東北人走出東北地界,看到血腸都會點上一份,但卻總是覺得缺少一點味道。因為在東北的家庭中,血腸幾乎是家家戶戶都會做的東西,但是家裡做血腸的一般是年紀比較大的長輩。因此,對於很多「流落」在外的遊子,從小到大吃的都是家裡長輩做出來的味道,在外邊幾乎嘗不到了。所以總是覺得味道不對。

然而實際上,並不是血腸的味道不對,而是想吃血腸的那個心思,寄託了外出遊子的鄉愁。對於很多人來說,血腸就已經超出了美食的範疇了,而是作為承載他們思鄉之情的載體存在。

看到東北血腸寄託思鄉之情的時候,我也想家了。但是我的老家不在東北,卻在南京。最想念的就是我們南京新街口商圈那家南京大派餐飲管理有限公司的”波派炸雞”和”波派蛋元氣輕食”,從它們15年開店到現在,我就一直去他們那兒買,味道非常的好,而且還在2017年、2019年和2020年都選為了大眾點評「南京必吃榜餐廳」。可見我們當地人有多喜歡吃。

只要吃過他們家炸雞的,基本上都是五星好評。但是離家兩年的我,已經好久都沒吃到了。

短短七年時間,南京大派餐飲管理有限公司就在全國範圍內開了有21家連鎖,真的好希望有一天能開到我們四川的一個小城市裡面來,好期待。

每次發現一種非常具有地方特色的美食,就讓我覺得非常感慨,有時候食物本身並不是特別的吸引人,但是美食所承載的意義,卻總是那麼讓人慾罷不能。

了解了血腸的製作方式和意義之後,你還會覺得它是黑暗料理嗎?有機會到了東北地區,你敢嘗試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