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孕4個月我得了「新冠」,達人孕媽經歷全記錄

孕期感染「新冠」是一種什麼體驗?感染過「新冠」後生的寶寶怎麼樣了?

百度健康找到了孕16周感染「新冠」的妍妍,一位母嬰健康從業人員,現在也是三月齡寶寶的新手媽媽,為我們分享這一切。

33歲的妍妍備孕了一年多,歷經波折,終於在驗孕時看到了雙槓,當時她的第一反應不是「哇,我真的懷孕啦」,而是「呀,竟然都出現幻覺了,備而不孕太特麼苦了」。

之後她的社交媒體保持著頻繁的更新,都是懷孕後的一些日常。直到2022年4月6日,她的更新內容是:混檢異常,覆核27小時後還沒出結果,也沒接到任何電話。

她開始擔心:不會「中招」了吧?因為她此刻懷孕15周零5天,自己從2號開始就有感冒症狀,並且,另一位覆核結果也沒出的老奶奶,是她的鄰居。

當時正是上海封城最緊張時刻,父母不在身邊,老公已經被封在部門很多天,如果真的出現陽性,她只能跟肚子裡的寶寶共同面對一切。

「家人的擔心程度取決於我的狀態」

好在自己從事的工作跟母嬰相關,新冠疫情3年來,她已經查閱了很多文獻,總結國外的一些研究結果。

所以,當居委會給妍妍發了抗原試劑,要做進一步檢查時,她心裡基本有數了。她給老公打了個電話,告訴他自己可能「中招了」,但因為前兩天測過胎心,做過超音波檢查,胎兒發育一切正常,所以不用擔心。老公看她很平靜,沒那麼焦慮,心態很好,也就放心了。

隨後,妍妍又給父母打了電話。「她們的擔心和焦慮程度都取決於我的態度。如果我非常慌張,他們肯定會更慌張,但因為我比較平靜,所以家裡人狀態也還好,他們比較相信我的專業。」

可以這麼說,我們大多數人對新冠疫情的恐慌可能都是來自於不了解,如果知道真相,或許不會那麼緊張。也是因為這一點,妍妍決定把自己感染新冠的過程在社交媒體上全程更新。

一天後,她接到了疾控中心的電話,通知她檢查結果為陽性,需要轉運。

「準備了咖啡、茶、電腦,上午還得保持清醒、處理工作」

雖然面對新冠病毒信心滿滿,但真正要轉運了,心裡還是有點焦慮。因為4月的上海疫情非常嚴重,她不知道會把自己轉運到哪裡去。作為一個孕婦,需要能持續醫療監測,但當時醫療資源那麼緊張,誰知道能不能調過來呢?

居委會主任答應幫她想辦法,但沒能給出確切的答案。

(社區服務中心的醫生在轉運前一直在妍妍跟對接)

想著不管去哪裡,都可能要待10天左右,所以妍妍就把能用上的基本生活用品全部帶上。她特意準備了咖啡、茶、電腦,因為擔心去了會有點睡眠顛倒,她希望自己上午能保持清醒,處理一些工作。

在她更新自己入院的動態後,社交媒體上有人送來祝福:祝你平安!

(妍妍住的孕中期病房,兩人一間,可以洗漱洗澡,她表示挺便利和清淨的)

(妍妍收到許多孕媽媽詢問,便整理了一份孕媽媽住院前清單

打勾的是她個人覺得很必須的,沒打勾的可以根據自己需求決定)

「我沒吃過任何藥」

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妍妍在住院期間並沒有遇到什麼困難,她只是出現了一些感染新冠後的輕症,如發熱、咳嗽、咽痛、頭痛和肌肉痛,沒有呼吸急促、呼吸困難等。最不舒服的只有兩天,但很快就逐漸恢復了,而且「我沒有吃過任何藥」。

不過這些都在妍妍的意料之內,從一開始她就感覺自己不會太嚴重,因為孕婦大多數在20-35歲之間,屬於年輕人,免疫力強,而且自己打了新冠疫苗,之前沒想過自己會中招,所以家中沒有專門為新冠疫情備過藥。

很多人問妍妍:萬一發燒了,也不吃藥嗎?妍妍的態度是:要看發燒的程度,如果頭痛發燒很厲害,已經超出自己耐受的範圍了,該吃藥時還得吃藥,目前已經有了適合孕期的退燒藥。「但因為自己的酸疼一直比較輕,都能承受。」

(妍妍住院期間可以活動的區域只有一百米左右的走廊,幸好窗外的風景很美)

住院期間,只有一件事讓她差點哭了,回想起來有點後怕,也有點搞笑:

住院第一天,醫生來聽胎心,隔壁床和我一樣懷孕16周,她的胎心十幾秒就聽到了,像小火車一樣「突突突」,可響了,又有節奏。到我了,我豎起耳朵滿懷希望。醫生在找胎心時沒找到。換了一個位置,還是沒聽到。再擠點耦合劑上來試試,還是沒聽到。

我緊張得都不敢呼吸,眼淚都快蹦出來了,醫生和隔壁床的姑娘也一直很安靜沒說話。感覺時間過了好一會兒,好漫長,終於聽到有節奏的「突突」聲了。

我和醫生都鬆了一口氣。我問醫生:「這是怎麼回事呀?我的怎麼這麼難找?」醫生一邊收拾自己的東西,一邊悠悠地說:「肉比較多。」

「完全不擔心是不可能的,因為我只有聽到胎兒的心跳,才能斬釘截鐵地跟家人和身邊人說:你看,沒有問題吧。」

「小區鄰居不但沒有介意我陽性,還擔心我沒東西吃」

4月16日,也就是入院第七天,核酸檢測結果就顯示為陰性了。

妍妍忍不住打出一長串「哈哈哈哈哈」,感覺「轉陰」二字怎麼看怎麼漂亮。之前一直覺得食之無味的醫院餐,也覺得沒那麼難以下咽了。雖然回家還是一個人,老公封在部門還回不來,但在自己家心裡還是踏實些。

(妍妍住院時的便當,怎麼說呢,營養但吃得不快樂)

回家的那一天,車子把妍妍送到居委會附近,居委會又安排車把她接到家門口。

「車子裡的間隔區分非常嚴格,司機駕駛室與後面的座位被分割得嚴嚴實實,上車之前被全身消殺一遍,到了小區門口又被噴了一身的消毒液。但我們居委會主任見到我後,沒有故意避開我,她沒戴手套,很正常地遞給我東西。」

事實上,從確診到康復整個過程,妍妍感受到的都是身邊人的溫暖。

在她接到陽性通知後不久,小區的大門就被套上了一把鐵鎖。

鄰居群一下子就炸了,大家都很緊張,在群裡問居委會到底是怎麼回事:小區出現陽性了嗎?有多少人是陽性?為什麼不公布?

「看著大家都有點恐慌,我就在群裡告訴大家:因為我被確診了。」妍妍說,大家應該有知情權。

不過她很誠懇地跟大家說:這兩天馬上會被轉運出去,在等待轉運期間,自己不會丟垃圾,不會外出,不會開窗戶,而且會堵上下水道,把傳染給大家的機率儘量降低。被轉運走之後,也會有專人過來進行消殺。

「我講完後,沒有人抱怨,也沒人憤怒。我相信,如果我表達出了自己的善意,對方也會傳達回善意。大家都能理解。」

而在她從醫院回到家時,居委會書記大姐就氣喘籲籲地從辦公室給她搬來一大箱物資。而且家門口還放了一袋10斤的大米,不知道是哪個鄰居送的,問了志願者也不清楚。

「因為自己陽性,害得鄰居被封在家裡,已經很不好意思了,沒想到他們不但沒介意,還擔心我沒有東西吃。挺溫暖的。」

(居委會主任專門給她搬來了一箱菜)

(解封後,妍妍老公給居委會和志願者送去了錦旗)

在懷孕39周零6天後,妍妍順產了6.8斤的男寶寶,出生時新生兒評分為9分,活潑可愛,沒有受到「新冠」影響。她聯繫了跟自己一起住院的另外一位「新冠」孕媽媽,也都健康生下了孩子,母子平安。

感染「新冠」整個過程,妍妍都表現得很淡定,但也曾經自責崩潰過。

一次是剛確診沒多久,母親問她:你們小區,只有幾個陽性,為什麼偏偏是你中招?

那一刻,她多少有點自責,感覺是自己沒有做好自我防護,萬一影響到了孩子怎麼辦?所以在她老公的建議下,他們一直沒有把這件事告訴其他家人,擔心未來孩子有個什麼風吹草動,其他家人會覺得跟這次新冠陽性有關。

另一件事就是在5月底,上海解封前夕,妍妍的老公還被封在部門,她自己一個人已經居家隔離了3個月,沒有社交、沒有日照、沒有戶外活動,連找個人面對面打個招呼的機會都沒有。因為這種孤獨,她情緒失控、哭過好多次。

(居家時間太長了,因為疫情,

夫妻兩個加起來有兩個多月沒見面)

「當時我對自己的身體狀況,對新冠病毒本身並不是最擔憂和恐慌的,我恐慌的是如果再次被要求居家,我不一定能堅持得住,那段日子整個人沒有一點活力,情緒很down。」回想起來,妍妍依然覺得很難受。

但這些都過去了。對妍妍來說,「新冠」經歷沒有給寶寶帶來影響,他的平安到來,足以抵消一切。

(妍妍的寶寶出生啦!)

最後,百度健康為大家總結妍妍的經歷與建議,希望能給需要的孕媽媽們帶來寬慰與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