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染HPV,就一定會得宮頸癌嗎?

做完體檢後拿到報告單,看到上面寫著:HPV陽性

很多女性朋友當時就慌了,

開始緊張、焦慮、害怕,擔心自己會不會得宮頸癌。

雖然宮頸癌確實和HPV相關,但也沒我們想像中那麼可怕。

我們先來了解一下HPV到底是什麼?

HPV的中文名是人乳頭瘤病毒,它們是球形的DNA病毒,至今已經發現了200多種亞型[1]。

研究表明,目前我國女性HPV感染率為17.8%,其中年輕女性和中老年女性的HPV感染率較高[2]。

依據病毒致病性的差異,HPV病毒可以分為高危型HPV和低危型HPV兩種。

1. 低危型HPV

主要包括6、11、40、42、43、44、45型等[3]。

低危型會引起一些皮膚疾病,比如尋常疣、蹠疣、生殖器疣(尖銳溼疣)等良性病變,這類疾病一般要在皮膚科進行處理和治療。

(圖源:百度健康醫典)

2. 高危型HPV

主要包括16、18、31、33、35、39、45、51、52、56、58、59、66和68型等14種。

高危型主要與宮頸癌和宮頸癌前病變(宮頸上皮內瘤變,CIN)有關,除此之外,與口咽癌、陰道癌、外陰癌、陰莖癌和肛門癌等疾病的發生也有一定的關係。

其中致癌性最強的是HPV16型和18型,這兩種HPV型別一共導致了70%的宮頸癌,加上其他12種,可以覆蓋超過90%的宮頸癌。

而我國女性最常見的高危型HPV感染型別是HPV-52型,HPV-16型和HPV-58型[3]。

84.6%的女性一生中至少會感染一次HPV病毒[4]。

尤其是有了性生活之後,但在感染之後,,90%的HPV感染在2年內能自行清除,其中大部分在半年內就可以被清除[5]。

HPV的感染途徑通常有以下3種:

性接觸:是高危HPV最主要的傳播方式

間接接觸:接觸了被HPV病毒感染的物品,機率比較小。普通的擁抱、握手等不會引起感染。

母嬰傳播:嬰兒通過產道時可能被感染,但機率極小。

男性也會感染HPV,但是男性本身清除病毒的能力更強,而且由於生理結構的問題,基本不具備長期持續感染的條件。

感染HPV並不等於一定會得宮頸癌,女性發生的宮頸病變以及宮頸癌跟HPV高危亞型(如16型、18型、52型、58型等)長期持續感染有著密切關係。

但有些人在感染HPV後確實不容易自然清除,比如以下這些人:

吸菸

多個性伴侶

尖銳溼疣病史

長期服用口服避孕藥(媽富隆,優思明,優思悅等)和服用糖皮質激素(美卓樂等)等。

宮頸癌並沒有想像的那麼容易得,從HPV感染到癌前病變,再到發展為宮頸癌,平均需要經過數年甚至數十年的時間;

中間一般還會經歷HPV持續性感染和宮頸癌前病變(CIN)這兩個階段,完全給我們預留了充足的時間來採取幹預措施,阻斷宮頸癌的發展過程。

所以,高危型HPV感染≠宮頸癌,可以看做是身體敲響的警鐘,提醒你要多多關注宮頸健康了。

完全可以!

HPV疫苗是預防高危型HPV感染的主要途徑。

流行病學調查顯示,中國女性感染HPV以單一感染為主,接種HPV疫苗可以對尚未感染的其他型別產生很好的保護作用。

此外,臨床上還經常可以見到同一型別HPV反覆感染的患者,對於這類患者,

轉陰後及時接種HPV疫苗,可以有效避免HPV再次感染。

這裡大家注意!絕大部分HPV感染其實不需要進行治療,市面上也沒有特效藥。如果有誰在網上看到了相關的治療藥物,那一定是在騙人。

目前一般推薦定期進行宮頸液基細胞學檢查(TCT),必要時聽醫生建議去做陰道鏡進一步檢查。

如果只是單純的HPV陽性(細胞學檢查和陰道鏡檢查都沒有問題),完全不需要驚慌,你需要做的就是改善生活方式,多多運動,早睡早起,提高自身免疫力清除病毒,必要時,可以根據醫生意見,使用幹擾素類的藥物,幫助儘快戰勝HPV。

目前高危型HPV持續感染除了可以引起子宮頸癌前病變和宮頸癌外,還與陰道、外陰、肛周、肛門、頭頸部,特別是口腔的癌前病變和癌相關。

因此,接種了HPV疫苗,不僅可預防宮頸癌,同時還能預防與其HPV疫苗型別相關的陰道和外陰的癌前病變和癌,以及下生殖道疣。

如果你現在已經打了疫苗,也千萬不要忘記定期做婦科檢查和宮頸篩查,疫苗+篩查,才是我們最終消滅宮頸癌的根本手段。

 

參考文獻:

[1] Cheng L, Wang Y, Du J. Human Papillomavirus Vaccines: An Updated Review. Vaccines (Basel). 2020 Jul 16;8(3):391.

[2] Wang Y, Meng Y, Li W, et al. Prevalence and Characteristics of hrHPV Infection among 414,540 Women: A Multicenter Study in Central and Eastern China. J Cancer. 2019;10(8):1902-1908.

[3] Li X, Xiang F, Dai J, et al. Prevalence of cervicovaginal human papillomavirus infection and genotype distribution in Shanghai, China. Virol J. 2022;19(1):146.

[4] Chesson HW, Dunne EF, Hariri S, Markowitz LE. The estimated lifetime probability of acquiring human papillomavirus in the United States. Sex Transm Dis. 2014 Nov;41(11):660-4.

[5] Franco EL, Villa LL, Sobrinho JP, et al. Epidemiology of acquisition and clearance of cervical human papillomavirus infection in women from a high-risk area for cervical cancer. J Infect Dis 1999;180(5):141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