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密克戎,為什麼對老年人這麼危險?

目前,奧密克戎變異株已成為全球主要流行毒株,與之前的變異株相比,具有「傳染性增強,毒力下降」的特點[1]。

很多人非常擔心家中的老人,聽說奧密克戎對老年人的危害更大,是真的嗎?老年人要怎麼保護自己?我們要如何保護好家中和身邊的長輩呢?

今天百度健康就通過本篇和大家詳細說說。

和年輕人相比,奧密克戎對老年人確實是更大「威脅」

確實有相關研究表明,與年輕人相比,老年人感染新冠病毒後更容易出現重症病例和死亡病例[2–3]。

2022年發表在柳葉刀雜誌上的一篇調查研究結果顯示:在沒有接種新冠病毒疫苗的情況下,30歲人群和7歲人群感染新型冠狀病毒後,死亡率分別為0.0573%和0.0023%,而在60歲和90歲人群中,死亡率可高達1.0035%和20.3292%[4]。

我國的一項多中心回顧性隊列研究結果也顯示,患者年齡每增加1歲,住院死亡風險增加10%[5]。

香港衛生署公布訊息顯示,奧密克戎變異株流行期間,80歲以上未接種疫苗老年人病死率達到了約16.5%[6]。

另外,根據香港一項最新的研究,在香港奧密克戎疫情中,60歲以上人群死亡風險是30歲以下人群的252倍[7]。

通過以上數據,我們不難發現:奧密克戎變異株對於老年人,尤其是沒有接種疫苗和有慢性基礎性疾病的老年人,還是具有一定危害性。這主要表現在老年人感染新冠病毒後更容易出現重症和死亡病例。

因此,老年人是新冠肺炎疫情中最為脆弱的人群,也是疫情防控工作中需要被重點關注和保護的人群。

 

老年人感染奧密克戎,為何更易出現重症和死亡?

很多人猜測,難道病毒對老年群體更具「殺傷力」?

這種猜測只對了一部分,因為這種現象的發生,除了新型冠狀病毒本身的毒性以及致病性之外,還受到高齡、新冠病毒疫苗接種狀況、以及是否合併冠心病/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糖尿病等慢性疾病等等因素的影響。

首先,隨著年齡增長,老年人的免疫力出現不同程度的下降。所以相比於年輕人,老年人更容易被新型冠狀病毒感染。

其次,老年人在感染病毒或者細菌後,自身免疫系統更容易發生「炎症因子風暴」。也就是說,老年人在感染後,體內更容易出現過度的炎症反應,從而出現高燒、多器官衰竭等一系列併發症。

最後,老年人的新型冠狀病毒疫苗接種率相對比較低。有數據顯示,老年人的疫苗接種率明顯低於中青年人群的疫苗接種率[8]。

為什麼疫苗這麼重要?

香港衛生署公布的訊息顯示,香港70-79歲的老年人中,未接種疫苗的老年人病死率是5.55%,接種兩劑次疫苗的病死率是0.59%,接種三劑次疫苗的病死率是0.16%[9]。

也就是說,如果老年人接種了三劑次疫苗,其感染奧密克戎後的病死率,比未接種疫苗的老年人降低35倍。

同時,在我國,專家對吉林市作了調查研究,60歲以上的人群中,未接種疫苗和僅接種-劑次滅活疫苗者重症的發生率是接種2次、接種3次疫苗者重症發生率20倍以上[10]。

通過以上數據,我們可以發現,接種加強針能顯著降低發展為重症和死亡的風險,起到較好的預防和保護效果。

 

疫情當前,如何保護好家中老人?

保護好老年群體,既是社會的責任,也要我們每個人從自身做起,關愛身邊的老年人。

首先,沒有接種禁忌症的老年人,要積極接種新型冠狀病毒疫苗,新冠病毒疫苗接種是保護老年人最重要的手段之一。

絕大多數老年人患有一些基礎性疾病,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後,會導致原有疾病加重,出現相關合併症和併發症。

早期研究發現,新冠病毒可以侵犯人體大多數組織和器官,在有基礎性疾病的基礎上,出現嚴重併發症的機率會更大。

因此,全球免疫策略一直把老年人和有慢性病等基礎疾病的人作為優先人群來進行疫苗接種。

近期,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綜合組發布的優化疫情防控二十條措施中也提出,要「有序推進新冠病毒疫苗接種,加快提高疫苗加強免疫接種覆蓋率,特別是老年人群加強免疫接種覆蓋率」。

所以,如果沒有接種禁忌證的老年人,為了更好地保護自己,應該積極接種新冠疫苗,並且積極接種加強針。

其次,老年人也要注意保持良好心情,正確看待新型冠狀病毒。

平時要適當鍛鍊,提高自身免疫力和抵抗力。同時,做到「嚴防護,勤消殺」:儘量在疫情流行期間避免前往人群密集場所,減少與陌生人、外來人的接觸。家裡要開窗通風,保持空氣流通,外出要做好有效防護,佩戴好口罩,並保持安全距離,做好勤洗手等公共衛生措施也能有效應對奧密克戎變異株。如果感到不舒服,馬上到醫院就診。

此外,家裡有老人的朋友們,更要多關注自己和其它家人的健康狀態,平時做好防護,疫情期間減少外出聚餐、聚會,沒有必要的情況下儘量不去人群密集的場所,給老年人形成健康「保護圈」。

最後,希望所有的老年朋友們都保護好自己,遠離病毒。祝願大家生活幸福,健康長壽。

 

參考文獻:

[1].張佳琦,劉國華,黃建安.新型冠狀病毒奧密克戎變異株的研究進展[J].實用臨床醫藥雜誌,2022,26(19):143-148.

[2].Chen NS, Zhou M, Dong X, et al. Epidemiological and clinicalcharacteristics of 99 cases of 2019 novel coronavirus pneumonia in Wuhan, China: a descriptive study[J]. The Lancet, 2020, 395(10223): 507 – 513

[3].Ramos-Rincon JM, Buonaiuto V, Ricci M, et al. 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and risk factors for mortality in very old patients hospitalized with COVID-19 in Spain[J]. The Journals of Gerontology: Series A, 2021, 76(3): e28 – e37.

[4].COVID-19 Forecasting Team. Variation in the COVID-19 infection-fatality ratio by age, time, and geography during the prevaccine era: a systematic analysis[J]. The Lancet, 2022, 399 (10334): 1469 – 1488.

[5].Zhou F, Yu T, Du RH, et al. Clinical course and risk factors for mortality of adult inpatients with COVID-19 in Wuhan, China: a retrospective cohort study[J]. The Lancet, 2020, 395(10229):1054 – 1062.

[6].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32970138199369881&wfr=spider&for=pc

[7].https://m.gmw.cn/baijia/2022-04/12/35654058.html

[8].黃凱雄,王婭,趙寒.公眾新型冠狀病毒疫苗接種意願及其原因分析[J].現代醫藥衛生,2022,38(11):1875-1880.

[9].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50789230993827957&wfr=spider&for=pc

[10].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32746489043610231&wfr=spider&fo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