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時期,中央軍事管理體制的發展是怎樣的?

說到唐朝,大家的第一印象就是輝煌繁榮,可以說大唐王朝無疑為我們中華民族留下了一筆寶貴的精神遺產。李唐王朝是一個豪邁激昂、開拓進取的盛世,太宗時期強盛的大唐帝國先後出兵滅掉了東突厥、高昌等周邊民族,又與吐蕃、奚契丹等部族交手,取得了空前的輝煌成績。強盛的東突厥帝國可以說是當時名副其實的霸主,被大唐就這樣滅了,這在中國幾千年王朝史上是絕無僅有的,足以表現出唐朝遠邁前朝的強大軍事實力。

造成這一局面的影響是多方面的,大批傑出的軍事人才和強大的騎兵、精良的作戰鎧甲、充足的後勤保障這些都可以說是必不可少的因素,但是成熟完善的中樞管理指揮體系才是最重要的部分。

一、唐代中央軍事決策的發展演變

1、皇帝的最高軍事決策權

在整個中國古代帝制時期,作為一國之君的皇帝在大多數時間是擁有最高決策權的,而確保這一權力能夠平穩長期運行的基礎,除了制度上的保障之外,最重要的無疑是軍隊這臺暴力機器,它的破壞性最強卻往往也最有效。具體到唐代皇帝對軍隊的掌控與決策發號施令,雖然總體上是呈現出削弱的趨勢,但基本上有唐一代的帝王,除了最後一位為強藩所立的傀儡唐哀帝,其他大體對軍隊都能做到或多或少的掌控,有時是軍隊中的一支,有時掌控的是一時。

這種掌控需要我們從制度和皇帝個人能力兩方面來考察:一方面,唐代皇帝無論前期或後期,至少在名義上是大唐軍隊的最高總司令,擁有對軍隊發號施令的絕對權力。遍覽史書,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另一方面,皇帝對軍隊的掌控程度相當程度上也與皇帝個人的能力手腕有關。

2、中央軍事決策機構

天策上將府與行臺省都是唐初統一戰爭的產物,其作用就是為中央軍事決策的順利實施提供保障,而它們本身就是最高決策機構,這就導致了兵權的過於集中,在戰爭中發揮了巨大效用,但最終也為李世民的奪位創造了條件。而隨著戰爭的結束,其使命終結,身為最高決策人的李世民登基不久就將這一制度廢除,顯示了其不可延續性。

政事堂在唐前期最高決策機構的核心地位,那麼一應軍國大事自然也是要在這裡商量,由宰相討論出一個初步的處置意見,再報請皇帝批准,下發尚書省執行。在唐初天下未寧的情況下,軍事問題必然是要討論的應有之意。故而政事堂也就自然而然地成為了這一時期的坐高軍事決策機構,負責一應軍事事務的參謀決策。

宰相班子與皇帝相互配合,共同商討,締造這一時期輝煌的軍事成就,中書門下體制的正常運作,以中書令為首的中書門下諸相共同決策了這一時期唐代軍事上自邊防到地方的一應大小事務。當然,此時的九節度體制也已形成,但還沒有任何敢公開抗命的節度使^最高軍事權力仍牢牢掌握在皇帝手中,宰相則以中書門下為行政中心參與軍事決策,以應對帝國方方面面的防務問題,這是這一時期軍事層面的基本狀況。

二、唐前期中央軍事行政系統

1、邊疆預警系統

所謂的邊疆預警系統,是指對敵情的偵查、訊問、定期定點的邊境檢查、設置暗哨。以了解、掌握敵情,並第一時間匯報給前線指揮官,以加以預案,避免突發情況爆發時,我方毫無防備,陷入困境。唐朝的邊疆預警系統主要包括烽燧、土河、驛傳、遊弈。其中遊弈和驛傳都是主要以人為主要訊息傳播媒介,而烽燧、土河則是更多地藉助於自然和人工環境。

應該說,這些預警系統在冷兵器時代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各自之間又是優劣互補、相輔相成的。這些複雜而多樣的軍事預警方式,共同構成了唐代嚴密的軍事預警系統。有了這一預警系統,唐軍往往能在第一時間掌握敵軍最新動態,匯報上級,及時作出預案,這是防禦狀態。

進攻時亦然,每次進攻,先將敵軍情況摸清楚,連同敵境內山川形勢等都一概瞭然於胸,而敵軍對唐軍情況卻未必了解,這樣的戰爭,其結果就不難想像了。唐前期的軍事戰爭,無論對內對外,大多取得了輝煌的戰果,確立了大唐帝國東北亞霸主的地位其中軍事預警系統的健全與積極運作,發揮了無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功莫大焉。

2、國防工程系統

一個強大的帝國,必然要建立強大而穩固的國防。而國防又是一套複雜的系統工程,除了軍隊系統,至少還包括武器系統、後勤系統、工程系統。本節重點討論國防工程系統。唐代自建國伊始,即面對北方強敵的威脅。

高祖時,在自身實力有限的情況下,為減輕北方邊防壓力,不得不對突厥稱臣氣其後在全國統一戰爭基本完成之後,突厥仍不時南下擄掠邊境,甚至深入內地,遂成為唐朝國防上所要面對的頭號大敵。為此,唐朝政府制定了一系列應對措施,主要有修建長城、挖掘溝塹、屯兵戍邊、屯田移民、交通建設、羈縻府州等等。

唐朝自建國以來,可以說不斷地與周邊各民族發生摩擦,所以在邊境地區,不得不屯戍有一定規模的兵力,且越往後期,其兵力布置越多,這主要與唐前期在邊境拓地過廣,且四面出擊,邊防不穩有關。也正因為如此,唐王朝自建國起,就建立了一套邊境鎮戍體系。

3、唐代軍事監察系統

唐代的監察系統是系統而廣泛的,並分為中央和地方兩個系統,中央系統包括門下省的審議機構,門下侍郎、侍郎、給事中。此外還包括御史臺散騎常侍、諫議大夫和補闕、拾遺,也就是傳統意義上的諫官系統。由於唐朝沒有設立專門的軍事監察系統,而軍事問題又屬於以上各監察機構所管理的「軍國大事」的範疇之內,因此,可以把它們看做負責唐代軍事監察職能的機構。

三、唐前期軍事管理機構

1、唐代的兵部

兵部是唐代六部之一。傳統的看法,認為兵部只是一個管理部門,實際並不掌握軍權,且在唐後期,隨著官僚系統使職化的全面擴散,基本不在掌有任何權力,唐人李肇所謂「為使則重,為宮則輕」,比較生動的道出了外朝官六部九卿系統在後期權力被侵削的窘境。筆者認為,拋開後期不論,傳統的觀點對唐前期的兵部的認識是片面的,甚至流於膚淺。實際上兵部在唐前期位高權重,在軍事領域甚至政務上都有很大的發言權。

2、九寺五監系統

唐代的九寺五監系統,是分割各項具體事務的執行部門。九寺,包括太常寺、光祿寺、衛尉寺、宗正寺、太僕寺、大理寺、鴻臚寺、司農寺、太府寺。五監,包括國子監、少府監、軍器監、將作監、都水監。五監與六部系統表面上似乎是平級的,其實在職務分工和權力上卻有高下之分,因六部是政令系統,而九寺五監是政務系統執行機關,從相關規定來看,六部與九寺五監存在高度的職務重疊,但這並不是唐代官僚機構的設置臃腫,疊床架屋,而是政令與政務的實際分離。九寺五監系統作為唐前期的政務執行機關,在官職使職化之前,發揮了很好的作用。

小結

在唐代這一套系統的軍事體制之下,唐朝成功地抵禦了外敵,從初唐到盛唐不但是作為一個王朝而且也是整個中國古代史在武功上最輝煌的時期,其背後的原因的發人深思的。其中就不得不說到這一系列成熟而完善的軍事體制,具體到本文所要探討的決策與管理體制,它在確保唐軍在軍事上的優越性上發揮了重要作用。應該看到,在每次對敵作戰中,上至中央的決策、排兵布陣在戰前是由中央發布行軍命令的,當然所發布的是大的戰略性任務要求。

在唐前期盛行的府兵制之下,士兵所要的承擔的負擔時機是相當沉重的,府兵的主要職責是在折衝府戍守,但也要隨時聽候中的命令調遣,折衝府衛士有一整套需要自備的軍隊裝備,包括武器、鐵具、六駝馬等,同時在不斷的戰爭狀況下其徵調也是很頻繁的。

因此這一套制度的施行一方面對軍隊實力的提升以及政府對的地方控制的加強起到了明顯的效用,另一方面,府兵個人的兵役及依附於此基礎上的各項支出對普通民戶來說還是顯得比較沉重。而連續高強度的戰爭,勢必會影響到府兵衛士的正常休息。他們本來是通過定期番上來執行兵役的,但這只是明面上的情況,實際上超期服役、過期不歸的現象是在在皆是的。這就會影響的基層民眾的實際生活品質,特別在農忙時節,更是會對農業狀況造成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