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王:為了活下去,蚊子進化了一萬年

全球每年約有72萬人的死亡跟我有關。

瘧疾、登革熱、黃熱病、寨卡、西尼羅腦炎病毒的傳播,都有我的身影。

我是如此的「戰功赫赫」,滅霸聽了都要拍手叫好。

我就是嗡嗡戰士——蚊子。

為什麼我們如此鍾愛人類?

還不是因為氣味。

你身上有我的香水味

我們對人身體的氣味特別敏感,通俗來講就是癸醛和甲基庚烯酮。聽不懂沒關係,且聽我慢慢解釋——

為了證明我們到底愛什麼,無聊的人類在普林斯頓大學的McBride實驗室Lindy McBride進行這樣一個實驗:

在一個很大的箱子中放了100隻埃及伊蚊(我的一種),然後在箱子的左側一端通入人的氣味,右側通入動物的氣味,讓它們來進行選擇。所有的蚊子都選擇了人的氣味這一邊,而對動物的氣味卻沒有什麼反應。

簡單來講:

人和動物的氣味都很複雜,裡面有差不多上百種化學分子。而且並沒有哪種化學分子是人特有的,也就是說,人的氣味裡含有的化學分子,動物的氣味裡面也有,只是具體的含量不一樣。而這個含量有明顯差別的特殊氣味分子就是癸醛和甲基庚烯酮。

而人類之所以會有氣味,是因為皮膚分泌了一些物質,這些物質被細菌氧化分解,才產生了人的氣味。那麼,什麼是細菌氧化分解呢?大概可以理解為人類出汗、出油後,分泌的物質被細菌分解,產生了氣味分子。它開始分泌上升…

所以,愛出汗、出油的人,更招我(蚊子)喜歡是有科學依據的。滿身大漢的臭男人,散發著令我陶醉的荷爾蒙;「噸噸噸」後,渾身酒香的醉漢也令我沉醉;懷著寶寶的孕婦,同樣能激起我的食慾…

有人說,吸動物血不行嗎?

在一萬年前,也不是不可以。

但是現在我只愛喝人血。

這種轉變大概發生在一萬年之前,那是什麼因素導致了這樣的轉變呢?

人類社會有這樣的幾個猜想:

當人類發展到農業社會時,人口密度大大地提高了,蚊子找到人的機率也提高了,所以蚊子只要專門咬人就可以大量繁殖。

還有一個原因是水。蚊子的幼蟲是生活在水裡的,並且整個繁殖周期都需要水,而非洲的西部和北部非常乾燥,只有人會儲存水,所以只有和人生活在一起的蚊子能繁衍後代,這樣久而久之它們就變成專門咬人了。

殺死我,人類有多努力?

而人類為了消滅我(睡個好覺、遠離疾病),可真是做了不少努力:

手機app,音波攻擊法;

蚊香要帶電,連人一起辦;

床頭放只雞,我怕你也怕;

穿上防蚊衣,蚊帳隨身披

但——

朋友們,我也是會進步的好嗎?

這一萬年我非常努力的進化初級嗅覺腦區——嗅小球變得更大,我也因此變得更強。

初級嗅覺腦區,又是個什麼?聽我和你慢慢講——

我們的初級嗅覺腦區大概長這個樣,裡面有著眾多的嗅小球。不論是專一的我,還是博愛的我(又咬動物又咬人),我們的嗅小球位置都差不多。

眼尖的朋友可能已經發現,有些嗅小球的大小發生了改變。比如紅色箭頭指的嗅小球在專門咬人的蚊子裡面變大了,而藍色的嗅小球在專門咬人的蚊子裡面變小了。

嗅小球越大意味著它探測氣味相關化學分子的靈敏度越高,速度越快。通過計算,人類發現有6個嗅小球在從博愛到專一的進化過程中變大了,6個嗅小球變小了。而在人類之前的研究裡,埃及伊蚊的大腦中有一個腦區對人的氣味格外敏感,在專門咬人的蚊子裡面,這個腦區應該是這六個紅色的嗅小球當中的一個。

聽,你耳邊的「嗡嗡聲」就是我們蚊子在吹響的勝利號角。

接下來,請聽蚊子的集體詩朗誦:

嗡嗡嗡~

我輕輕的來,又輕輕的走;

有光的時候我藏鋒斂鍔;

黑暗降臨之際,我的引擎轟鳴;

我俯衝,我咆嘯,我在黑暗中舞蹈;

你的無能咆嘯,換來的只有我的憐憫和不屑;

可憐卑微和弱小的人類,請將你們的血液供奉。

參考文獻:

[1] Zhao, Z., Zung, J.L., Hinze, A. et al. Mosquito brains encode unique features of human odour to drive host seeking. Nature (2022). https://doi.org/10.1038/s41586-022-04675-4

[2] Zhao Z, Tian D, McBride C S. Development of a pan-neuronal genetic driver in Aedes aegypti mosquitoes[J]. Cell reports methods, 2021, 1(3): 100042.

[3] New York Post, http://www.statistica.com;

[4] Fernández-Grandon G M, Gezan S A, Armour J A L, et al. Heritability of attractiveness to mosquitoes[J]. PloS one, 2015, 10(4): e0122716.

[5] Prasadini M, Dayananda D, Fernando S, et al. Blood feeding preference of female Aedes aegypti mosquitoes for human blood group types and its impact on their fecundity: implications for vector control[J]. Am J Entomol, 2019, 3(2): 43-48.

[6] Fukuda S, Fukuda Y, Ishitsuka M, et al. Determination of solar neutrino oscillation parameters using 1496 days of Super-Kamiokande-I data[J]. Physics Letters B, 2002, 539(3-4): 179-187.